文明的种子

广告

5.4 生活在现代的石器人

2016-07-01 15:41:30 本文行家:吴彦鹏

工业革命距今只有200多年,从时间上看,这只是几代人的时间,只是人类几千年文明史的一小段。但从生产力看,最近的200年比人类以前所有生产的总和不知要大多少倍。以至于,我们的价值观还跟不上生产力的发展速度。

和很多科学成就一样,达尔文也并非“进化论”的最早提出者,在他之前,已经有很多学者提出了生物从初级向高级进化的观点。而达尔文的最大贡献是,他提出的“自然选择”的理论更符合地球生物的特性,从而突破了前人“用进废退”理论的局限性。

“用进废退”理论认为生物在新环境的直接影响下,习性改变、经常使用的器官会变得发达,不经常使用的器官逐渐退化。并认为适应是生物进化的主要过程。

而“自然选择”也叫“适者生存”,它的生物学基础是繁殖和变异。举个例子:树林中生活着两只鹿,他们以吃树叶为生。后来这两只鹿,又生了10只小鹿,因为鹿多了,叶子越吃越高。小鹿中只有两只脖子较长的鹿活了下来,其余都饿死了。后来两只长脖子的小鹿继续繁殖后代,他们的后代遗传他们的基因,脖子要比普通鹿长一些,如此周而复始,就进化出了长颈鹿。

人类也是这么进化出来的,这个过程我们会在这本书后面的章节详细说。这里要探讨的是,现代社会因为进化机制给我们带来的一些困扰。

我看过美国人类学家博伊德•伊顿的一个观点:“我们是享受这令人眼花缭乱的现代生活的石器时代人”,什么意思呢?因为按照达尔文学说,显著地生物进化需要经历繁殖、基因突变、再繁殖、壮大种群等漫长过程,对于人类这种长寿少生的哺乳动物,甚至需要以百万年为单位。然而在最近短短的几千年间,我们的生活方式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以至于我们的身体的进化赶不上生活方式的变化。

下面我举几个例子:

第一个例子:我与生俱来就怕蛇,甚至夜晚害怕梦到蛇。我明明知道北方很多蛇并没有毒,即使咬我一口也没有太大的伤害,但每当看到那种动物,我还是感觉到一种致命伤害的恐惧。这或许是因为几百万年前早期人类在树上摘果子,一不小心踩到毒蛇,被咬伤甚至死亡,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在基因中把它记载下来,看到它之后不假思索的采取行动。相比之下,现在路上的飞驰的汽车其实是如今人类最主要的死因,但我们的孩子并没有躲避它的先天倾向,因为它存在的时间还不够长,我们还没有进化出这种倾向。

第二个例子:我们的眼睛在漫长的远古时期已经适合了户外狩猎生活,但现代生活中,我们大多数的活动在室内进行,近距离的接触书本、电子屏幕的时间越来越长,这就出现了高概率的近视眼发病率。比如:根据2013年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报告,全球约14亿人罹[lí]患近视,到2020年预计增长至25亿。其中,中国近视人群比例达47%,美国42%,日本46%,新加坡,59%,中国港台地区56%。据统计在亚洲发达地区的大学生中,近视眼的发病率高达80%以上。

第三个例子:在石器时代,成年女性因为要不停的繁殖和哺乳,一生中只有160次月经,而现代女性却因为少子化和避孕措施很少经历妊娠和哺乳,反而月经次数在一生中可多达450次。这种生活方式加剧了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。

第四个例子:糖是所有食物当中最容易被转化成能量的分子,在食物匮乏的年代,它是最具营养价值的食品,这就是为什么多年的进化使得人类养成了对甜味的嗜好的原因。但随着糖价的不断下降,嗜糖如命的人的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发病率迅速上升,直到很久之后科学家们才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,如今糖的危害早已是医学界的共识。

生活在现代的石器人生活在现代的石器人


以上例子是进化滞后给我们身体带来的困扰;而思维、观念的滞后,给我们带来的问题同样可怕。比如我们前面谈到的经济危机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类的观念出了问题。

我们都知道,按照传统的经济理论,价格是价值的货币表现,价格是受物质的稀缺程度影响的,简单地说就是“物以稀为贵”。而商品的价值呢?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决于生产力水平,生产发展可以让稀少的东西相对变多,贵的东西变得廉价。比如灵芝、珍珠、人参这些东西,在古代很贵重,但现在有了人工养殖,价格已经很低廉。但在某些时候,生产力可能会蒙蔽资源的稀缺程度。并且生产越发展,价格越不能反映资源状况,因为影响价格的因素不是资源的稀缺性而是产能。石油就是一个例子,就算勘探者知道明年石油就会枯竭,但今天的石油价格还是很低。因为市场只看到了产能而忽略了储量。这也就造成了我们对环境危机依旧视而不见,消费者为了喝口干净水宁可消耗掉一个塑料瓶,企业家为了利润宁可放弃电动汽车的研制。

表面上看,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,人们在很多领域能够得到可靠的分析数据。但我们也发现,数字不一定就能解决我们的短视问题。比如:为什么现在西方国家选举出来的领袖越来越让人民失望?领袖的伟大就在于他的高瞻远瞩,而选民的意识常常很短视,如果这些政治人物把太多的精力用于民意调查和下一次选举,选民时时刻刻控制他的行为,那就是现代民主的悲哀。媒体号称无冕之王,而现代媒体的表现如何呢?看看那些主编吧,整天盯着收视率(电视)、发行量(报刊)、PV(网站)。如果观众喜欢什么,媒体就送上什么,那只能让整个传媒行业失去良知,越来越庸俗化、猎奇化。

工业革命距今只有200多年,从时间上看,这只是几代人的时间,只是人类几千年文明史的一小段。但从生产力看,最近的200年比人类以前所有生产的总和不知要大多少倍。以至于,我们的价值观还跟不上生产力的发展速度。

分享:
标签: 进化 石器 近视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